越南大使馆再与其国内相关部门联系

2020-12-23 02:49

等到越南照会后,卢氏珍和江氏珠最终确认为越南公民。随即,庐江县警方决定在11月19日对两人进行遣返。由于卢氏珍和江氏珠都是从河口附近入境,因此也要从河口口岸被遣返回国。时间敲定后,民警开始制定遣返路线:先从合肥乘坐飞机直达昆明。随后,与当地边防总队办理遣送手续,拿到介绍信后再从昆明乘坐长途车前往河口口岸,最终交由双方的口岸边检人员进行交接。

7月18日,卢氏珍趁机逃了出来。后来,她在汤池镇街道上徘徊时,被警方发现后获救。

由于两人均涉嫌非法入境,按照法律规定,将被警方遣返回越南。不过,一个难题在于,两人的身份一直没能最终确定。

据介绍,整个过程历时几个月。其中,卢氏珍因随身携带身份证,核实身份较为顺利。而江氏珠因没有任何身份证件,核实起来非常麻烦。

经过翻译,民警终于掌握了女孩子的情况。原来,她叫江氏珠,今年22岁,家住越南老街省农村。今年4月14日,在没携带任何证件情况下,江氏珠偷偷来到云南省河口镇,在当地打工谋生。期间,江氏珠认识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国男子,男子告诉她,要带她到中国其他地方打工挣大钱。两人在8月20日上午抵达庐江县城。可是,下车后不久,江氏珠就和男子走散了。于是,江氏珠就从车站沿着公路步行,一路走一路哭。

19岁的卢氏珍(音)和22岁的江氏珠(音)是地道的越南姑娘,却在合肥相识相处了三个多月。令人唏嘘的是,两人都是被“人贩子”拐骗到庐江县的。近日,安徽商报记者通过深入采访,“零距离”还原警方遣返“越南新娘”的过程,全方位展现“越南新娘”的现状。

在江氏珠之前一个月,一个名叫卢氏珍的越南女子也因涉嫌非法入境被警方拘留审查。卢氏珍今年19岁,家住越南河内市的农村。4月8日,一越南男性朋友坦因(音)打电话给她,说要带她去另外一个地方打工,工资很高。当时,卢氏珍答应了。当天,她就和另外两个女孩子上了两辆摩托车,由坦因在内的三个男子骑车带她们去新工厂。卢氏珍记得,他们走的都是小路。大约4个小时后,她在路边看到有“中国”字样的牌子,才明白已经到了中国境内。卢氏珍说,后来她和另外两个女孩子分开了,被人带到了庐江县汤池镇,随后被卖给当地一个男子做老婆。在她的脑海中,她的中国“丈夫”矮矮胖胖,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印象。

当晚7点多,民警从安农大请来了越南留学生小范,请他帮忙翻译。当小范张口询问时,女孩子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原来,她果真是越南人。

相关负责人介绍,按照规定,在发现非法入境人员后,庐江县公安局要将其相关情况上报给合肥市公安局,进而再上报给省公安厅。随后,由省公安厅照会越南驻中国大使馆,请对方就非法入境疑似越南人员的身份进行核实,并将核实结果及时照会安徽省公安厅。收到照会后,越南大使馆再与其国内相关部门联系,核实人员身份。经核实后,如果该人员确实是越南公民,还需越南为其办回国证件,再由越南大使馆发接受函至安徽省公安厅。

很快,民警闻讯赶来,将女孩送往庐江县救助站。一开始,救助站工作人员以为女孩子是少数民族居民,尝试交流了一番,却毫无进展。不过,工作人员听了女孩子说话,“觉得好像是越南语”。于是,救助站又联系了庐江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。民警对女孩进行了查验,发现她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有效证件。民警又尝试着询问了诸如“你能听懂汉语吗?”等问题,但女孩一直没有回答。

近年来,庐江县警方已经查处了多起越南女性非法入境的案件。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,多名越南女子是被中间人诱骗、“人贩子”拐卖到当地的。庐江县万山镇居民丁某就是一名中间人。目前,丁某已被另案查处。综合调查情况和以往经验,民警判断,江氏珠和卢氏珍都可能是被人拐到庐江县的越南新娘。

8月20日下午,庐江县中医院附近,主干道军二路上,一个年轻女孩在路边嚎啕大哭。路过居民特意走过去询问,交流几句后,大家都傻了眼。原来,这个女孩说的话大家听不懂,看样子她也听不懂汉语。于是,有人打了电话报警。